用戶:
密碼:
注冊新用戶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字畫搜索
關健字(名稱,作者,簡介)
題 材
規 格
價格 -
  熱銷字畫
 
首頁 字畫資訊   
 
   字畫資訊

Google


于非闇的畫作可投資欣賞兩相宜
北京字畫網www.eenv.icu
  大家都知道在20世紀中國畫壇上,有兩位工筆花鳥畫家不得不提:一位是南方的陳之佛,他以典雅清新的風格著稱于世;另一位是北方的于非廠,他以富麗堂皇的風格聞名于世。他們兩人都為二十世紀中國花鳥畫的復興和繁榮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在畫界有“南陳北于”之稱。 
  但是,在藝術市場上于非闇的作品價格歷來要遠高于陳之佛,尤其是在2000年后,價格動輒數百萬元乃至數千萬元。對于非闇作品行情走勢,筆者作如下分析: 
    近年來,盡管宏觀經濟疲軟,但于非闇的作品依舊很受歡迎,特別是2018年蘇富比(微博)春拍,上拍的四件于非闇作品全部高出估價成交,其中專場的封面作品《玉蘭綬帶》以高達1572萬港元成交;《牽牛花》尺幅僅2.6平尺(67.5×44厘米),成交價420萬港元,若按每平尺計高達160萬港元;其他兩件分別為:《萃錦圖》以372萬港元拍出,《春柳草蟲》以74.12萬港元拍出,可見于非闇作品在市場不景氣局面下依舊勢頭強勁。 
  價格堅挺 潛力較大 
  于非闇的作品在解放前頗受藏家喜愛,作品價格與張大千、吳湖帆、溥儒等不相上下。 
  如早在1939年,他與張大千在北平中山公園水榭舉行聯展,當時于的作品價格少則七十元,多則數百元,如《玉堂富貴》700元,《金盆浴鴿》360元,《松壑雞》300元,《山茶水仙》140元,《牡丹貓蝶》240元……這些價格在那時普通藏家是難以問津的。 
  上世紀80年代海外香港市場開拍中國字畫后,他的作品就在市場上露面,但因于非闇的存世作品不多,故他的作品很少在拍賣場上亮相。80年代初他的作品在香港市場上約萬元,到80年代末,其作品價格穩步走高,每幅價格在數萬元。步入90年代后,10萬元以上的作品大幅增加,如《國色天香圖》成扇在1994年翰海以20.9萬元成交,這一價格在當時成扇拍賣中實屬少見。1998年春拍,嘉德推出于非闇力作《牡丹錦雞》,盡管拍賣受到東南亞金融危機的沖擊,但該幅作品仍創下18.7萬元成交好成績。之后,于非闇作品時有上佳表現,2002年《仿宋徽宗寫生珍禽圖》在上海崇源拍賣會上以121萬元成交,創下當時于氏作品市場最高價,同時大大提高于非闇作品市場價值。2005年于的作品再次發力,其《大吉圖》和《牡丹雙鴿》被榮寶拍至121萬元和187萬元。2010年后于非闇作品再次發力,不少作品出現過千萬元價格,如其《臨宋徽宗天水金英秋禽圖》手卷在2010年嘉德以3472萬元成交;《四喜圖》在2011年保利獲價2875萬元。于非闇書法也有可觀市場行情,價格一般在數萬至數十萬元,2005年書法4屏在榮寶拍賣會上以24.2萬元成交;2011年瘦金體書法對聯在中貿圣佳獲價49.28萬元。 
  2018年,于非闇作品價格較穩定。如其《萃錦圖》立軸在香港蘇富比以372萬港元成交,《牽牛花》在香港蘇富比以420萬港元成交,1957年作《玉蘭綬帶》在香港蘇富比以1572萬港元成交。 
  總體看,近幾年盡管他的作品價格有較大幅度上漲,但與張大千、齊白石相比還有較大差距,而在民國時期,于非闇與張大千不相上下,比齊白石要高得多。筆者以為,于非闇工筆花鳥成就和地位世人矚目,其作品藝術觀賞價值很高,加上于非闇生前創作十分認真,幾乎沒有敷衍作品,早在民國時市場上就形成了收藏于非闇作品的圈子。目前于非闇的作品還有較大上升空間,投資者和收藏者可多加關注。
  用色鮮艷 富麗典雅 
  于非闇(1889—1959)是現代杰出的工筆花鳥畫家、書法家、篆刻家。原名于照,字非廠,別署非闇,又號閑人。山東蓬萊人。于家本是漢族,祖籍山東蓬萊,大約在他四代之前移居北京。其父屬內務府正白旗漢軍,其母為滿族人,1954年于非闇改隨母親祖籍并正式登記為滿族。 
  于非闇早年在家讀私塾,后成為清末貢生,幼讀私塾,1908年入滿蒙高等學堂,1912年入北京師范學校學習,翌年任教于北京市二小,同時隨一位王姓民間畫師學習繪畫。 
  上世紀20年代中期,于非闇就與張大千交往,關系非同一般,后任職于《北京晨報》藝圃美術周刊,為華北著名記者。30年代與張大千、黃賓虹同任故宮古物陳列所國畫研究館導師,又任教于北京師范學校、京華美專、華北大學、北平藝專。 
  1937年北平淪陷時,于非闇曾經辭去被日寇接管的《晨報》編輯職務。1938年3月于非闇突然被日本憲兵抓捕,經三天三夜嚴刑拷打后釋放,于母為此受到驚嚇,半身不遂。后來于非闇因生活所迫,擔任了日偽教育刊物編審會主任編審的職務,這也給于非闇造成了巨大的內心痛苦。 
  1949年起,于非闇歷任北京中國畫研究會副會長、中央美院民族美術研究所研究員、北京市文聯常務理事、北京中國畫院副院長等。 
  于非闇自幼受家庭及周邊環境熏陶,喜書畫,誦詩文,蒔花種草,釣魚養鳥,直到40多歲時,聽從張大千建議,放棄小寫意山水、花鳥,專心研習雙鉤花鳥。于非闇從白描入手,先學趙子固、陳老蓮的雙勾花卉,繼而上追兩宋、五代,在趙佶的瘦金書中悟得筆致。 
  1936年于非闇在中山公園首次舉辦個展即轟動京城藝壇。40年代后,個人風格更趨成熟。于非闇擅長繪畫、治印、書法,繪畫以工筆花鳥聞名于世,他的工筆花鳥從陳洪綬入手,上溯唐、宋,勾勒、造型逼真,用色鮮艷,富麗典雅,特別是能再現一草一葉瞬間的動態特點,而不似靜物的拘板,喜畫牡丹、鴿子,白描蘭、竹、水仙亦見清逸。晚年作品在技法上更加多樣,或厚實豐艷而不刻不俗,或淡雅清勁卻不薄不冷,靈活的思維和豐富的藝術表現,充滿著健康飽滿樂觀向上的審美情趣,深得從行家里手到普通觀眾贊許,對現當代工筆花鳥畫產生重要影響。 
   張大千對于非闇藝術也是敬佩有加,1972年張大千在《四十年回顧展自序》中曾說“花鳥蟲魚,吾仰于非闇、謝稚柳。” 
  于非闇對于繪畫的材質極為講究。他用北京吳文魁制筆,用墨起碼是50年前的陳墨等,并著有《中國畫顏料的研究》一書,對中國畫顏料的品種、性質、發展狀況,中國墨的特色等均有翔備考述。別有意味的是他同時注意到民間畫工的審美觀和使用顏色的經驗,并通過這種學習融入民間繪畫和刺繡審美特點,作品設色強烈不失沉穩,典雅清麗不流于嬌媚,生動傳神又富于裝飾趣味。 
  于非闇書法學宋徽宗,工瘦金體。代表作品有《玉蘭黃鸝》《丹柿圖》《紅杏山鷓圖》《和平鴿圖》《果實來禽圖》等。著有《我怎樣畫工筆花鳥畫》《都門養鴿記》《都門藝菊記》等。于非闇的弟子較多,最出名的兩位是田世光和俞致貞。
 
上一篇: 王羲之與顏真卿是中國書法史上的兩座高峰
下一篇: 淺談國畫大師李苦禪作品的市場價值
   

版權所有 北京九鼎齋文化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馬連道路6號院5號樓1層108  
服務熱線:010-56077758 188-100-19298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7026723號   網站建設 公網安備 36100202000108號
美人捕鱼下载安装
广东时时走势图 山东时时开奖 快乐十分选号特别技巧 山西福利快乐10分 江西重庆新疆时时 成都麻将实战100例全集 甘肃快三历史开奖号码走势图 香港9047开奖现场 时时缩水软件有用吗 2019年黑龙江36选7开奖 163老时时 吉利平码主论坛全国第一基地 湖南快乐十分预测 广东时时11选五技巧稳赚 贵州快3走势图专业版 秒速时时走势图